朵朵Elf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林秦】人生如戏全靠演技

桃毛仙:

#应大碗 @糖小婉的碗 的要求撸一篇现实向娱乐圈文(一点都不现实)


 



1,



秦明接到统筹的电话,在路边等待来接他的车,他看着路边飞驰而过的数辆中巴大巴面的商务座乃至于送煤气罐的小卡车,没有一辆看着像是来接他的。不远处一辆白色雷克萨斯,对他摁了第四喇叭之后,终于有人忍不住下车,远远的叫他:“那个谁?你是秦明?今天的裸替是你吧?”


路过群众从秦明身边经过的时候,仿佛透出的眼神无不是扼腕而惜:多好一孩子,怎么就卖身了呢……


等等,不是这样的!


 


白色车里下来一个下巴留着青茬小胡的男人,对秦明一溜小跑过来,顺便上上下下扫一遍他身量:蜂腰翘臀大胸弟,体态匀称,骨肉匀停,是一把脱光的好料。


还没来得及开口吹捧两句就被秦明飞过来的眼刀扎的一哆嗦————


“我是艺术人体出镜,特邀!谢谢!”


你才裸替你全家裸替!


“好好好!艺术艺术!请上车。”


 


一路上开车的男人一直从后视镜里偷瞄秦明,直到秦明也从后视镜里直勾勾的看他,他才嘿嘿一笑,完全没有当场捉鳖的尴尬自觉,逮着秦明开始聊天,


“大几了呀?听说给美术生做过裸……那个,艺术人体模特吧?”


“大四,嗯!”惜字如金的孩子。


“听说美术生都特别有个性,你们还经常出去采风吧?都去过什么地方?西藏?新疆?”


“我学医。”


“啊……那别人画你的应该挺享受啊身材这么好,怎么想到去做这个呢?”


“穷。”


…………


聊不下去了还有什么话题着急在线等!


 


空气凝滞在车里,安静一路。


一个小时后到达内景基地,秦明从车上下来,被统筹接进去备场。秦明看了眼美工组在往大浴池里撒花瓣,香精飘了一屋子。


靠!男人下水洗澡还撒花瓣?我在给哪个死娘炮做替身?我要认识一下。


 


执行导演吭哧吭哧跑过来看他,打量完之后捏着秦明小手喜不自胜,笑的一肚子坏水。


“小秦你可来啦,今天辛苦你了啊,天有点冷,我们尽量暖风机打足哈!哎呦身材真好将来不演戏都可惜了……”


后面说的什么秦明没听清楚,他就恍惚注意到,那TM是冷水?!


————对啊,热水灌进大池子也成凉水,再说热水有蒸汽,呼镜头。


 


“导演,我替的是哪个?”


“男主啊,就是刚才开车顺道接你那个!”


 


 


2,


林涛不禁感叹,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


大冬天的下水拍戏这钱可是不好挣,要不是自己摔伤了肩背不能裸身出镜他都不忍心让人家替他。


正这会儿,秦明裹着大毯子端着姜茶坐在暖风机旁边瑟瑟发抖,等下一条开机。林涛过去蹲在他旁边,把自己助理递过来的羽绒服盖在秦明腿上。


秦明也不跟他客气,把衣服嘚索好闭目养神。


“谢谢大叔!”


 


喂,我才不是大叔啊,我也没毕业呢!


 


3,


秦明这种在字幕里连姓名都不配拥有的“群演”怎么会有助理?光杆儿一个脱光了自己钻水里,冻得差点一口气没上来。


内景清场,闲杂人等一概轰出去,林涛不肯走,把助理打发开自己蹲监视器后面盯场。秦明那把小屁股小腰在镜头里可真是艳而不妖,色气不下流,大概是因为他还是学生的关系,干净。


“口水擦擦!”导演递纸巾给他。


林涛本着“他是来替我背影”的原则,自己兜着羽绒服捂热,等秦明过完一条就跑上去给他裹住。林涛觉得自己哪天得罪人了没饭吃也能当助理糊口。


长款羽绒服裹在秦明身上能整个把他包住,就剩两条细白腿子露在外面,赤脚站在大理石池边走路都不利索,林涛觉着秦明在他手底下发抖,直接抱起来往暖风机那边跑。


助理小黑进来看见了赶紧喊道:涛涛你放下,我来!哪能让你干这活儿!


 


林涛心说,光着呢,哪能让你来!


 


4,


片子播出的时候,林涛收到群嘲:


“涛涛你屁股很圆,适合生养哈哈哈哈哈!”


“涛涛你的腱子肉公狗腰呢?怎么脱光了跟小娘们似的?”


“我瞅你正面像秋田,没想到看背影居然像只猫!”


“老林你实话告诉我,有没有金主爸爸追求你?我不信你这样还能保住菊花……”


滚!


 


老子该怎么解释一下保护裸替、不对、人体艺术演员的隐私?


 


 


5,


秦明后来确实做了演员。


林涛用脚趾头想都知道他一个医学生怎么转行做的演员。


 


因为穷。


 


 


6,


第二次见面已经是五年后。


林涛一线不满二线晃荡,反正有的是人削尖了到脑袋想往上爬,不大不小再过一次跟头的林涛这些年都蛋定了,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命里没有的强刷存在感也就是网红一波流,天生不是当明星的料就赶尽趁着年轻圈一波钱回去该干嘛干嘛,过气的比没红过的还惨淡,那都是不认命的下场。


林涛属于祖师爷赏口饭吃的类型,长相有辨识度,丢人堆里一眼就能拨拉出来,雅痞人设操的是六六六。其实他内心还是有点小文艺的,不过经纪公司就喜欢给他整吊儿郎当的企宣照忽悠观众。


要说不管混哪一行,最后在金字塔尖混出头靠的还是文化修养,这话不装逼,真的。操人设不是什么坏事,装逼被雷劈才会被群嘲,崩人设这事儿太要命了。


这回是古装戏,林涛在片场看到秦明的时候,远远就在感慨,古装扮相更好看了呢,会红的命!


 


秦明在剧组呆了三个月,跟自己的坐骑培养出了感情。


导演喊开机的时候,动物都不太听话,马师跟那儿满头大汗的嘘溜溜往前赶,一溜马儿愣是没一个理他。


秦明坐在高头大马上,轻轻拍了拍马脖子,说:“马老师,请!”


那马儿得得得的开跑了。


林涛在一旁憋着笑,也说:马老师,走一个!


 


后来剧组有了各种尊称:喵老师,汪老师,啾啾老师……


 


 


7,


 


杀青以后林涛趁着空挡经常约秦明看电影看话剧,林涛也没傻到再去提穷逼时期的秦明“卖身”那点老梗,不过就是感慨一下越往后的娱乐圈那都是有钱人的天下了,各种X二代都往圈里钻,来钱快,容易满足虚荣心,可有不少人也是被捧惯了就忘记自己姓甚名谁,通稿那叫一个厚颜无耻。


秦明属于很沉的住气的那一卦。


娱乐圈哪儿来的不争不抢、低调谦让?真低调混娱乐圈干嘛?让你守着小剧场做实验话剧肯不肯?没人肯吧!那吹个jb不食人间烟火嘞!


不过再怎么劣币驱逐良币,哪一行里兢兢业业有真干货的总能出人头地,背景再夯实最终也干不过实绩在手笑看疯狗。秦明就是慢慢的从一百零八番往上走,给点阳光就能灿烂。男配用演技和颜值把男主吊着打,他不红谁红?就算还徘徊在三四五线里,他的日子也已经好过很多了。


至少林涛瞅着他不用租地下室,四环里买个小公寓轻松一把清。


 


林涛一到赛季就去秦明家霸占沙发电视机,他也不知道流连秦明家什么味儿,就是见到他开心。秦明很毒舌,听林涛说起他们组哪个吃饭都要助理喂的女明星,秦明也就恬淡了来了一句:“关爱残障人士是一种美德。”


而秦明每次算准了林涛要来,也会提早在冰箱里备好一打喜力。


 


 


8,


林涛照常驱车跑秦明家睡沙发,还带了沙拉酱和拌菜,到门口摁了半天门铃没人响应,林涛又拨他电话,隔着房门隐约听到秦明的手机在屋里一直不停的逼逼,就是没人接。挂断好几通之后,林涛想秦明可别是出门了手机拉家里?可秦明能去哪儿?现在开车坐车购物哪一样离得开手机?秦明也没什么别的朋友,跟经纪人都不热络,公事之外完全一副“别来烦我”的样子,要不然也不至于至今没捞到一星半点站台代言啥的。


在林涛犹豫着到底是撬锁还是爬窗还是报警这三个选项的时候,房门开了。


秦明少有憔悴恍惚的样子,就是下楼买菜都把自己收拾干净的人,这会儿看着像是能被微风撂倒。林涛赶尽进屋,在玄关口扶住他,秦明被他一借力就再也撑不住,往林涛身上靠过来,近看了脸色更不好,原本红润润跟菱角花瓣似的嘴唇苍白又干裂。


林涛把他弄上床,一头手忙脚乱给他倒白开水,一边问他,咋回事啊?


秦明也没心思事无巨细的给他报备,也就是上一部戏秦明为了角色设定强行把自己吃胖14斤,半夜设闹钟起来掰巧克力吃,下一部戏又得分分钟瘦回去,于是咖啡度日,紧着读完剧本还得查资料考证人物原型,折腾大半个月人扛得住胃扛不住,林涛来敲门的时候秦明正在床上捂着心肝脾肺肾翻滚。


 


“再不开门我都要翻墙了,你说你怎么回事儿啊?”林涛嘴上说着,做事还挺细心,从碗柜里拿出杯子还用开水烫了下才倒水,兑一半凉白开,连同药片儿一起放秦明床头边。


“私闯民宅犯法。”


秦明嘴上不依不饶,看到林涛蹲在他床边给他递水的样子,还是小声说了“谢谢”。


“别跟我打岔,问你话呢,我要不来你怎么办?就躲床上挺尸硬扛着?”


林涛这次挺认真的。秦明垂着眼,不知道哪儿来的委屈劲儿,忽然就像只可怜巴巴的猫咪,喵道:“我自己就是学医的,上医院去遭什么罪啊,人那么多,还不是一样吃药喝水多休息,还不如在家躺着,睡会儿就好了。”


秦明难得放一次软档,林涛受用无穷。


 


过了几年有钱了,林涛办了张无上限信用卡,副卡给了秦明。刷卡消费还在其次,主要是,信用卡的增值服务里有一项,医疗陪护。这样就算林涛不在身边的日子,秦明随时想要去医院都会有人给他预约、并全程接送陪同。



 


9,


又是一年不知道什么乱七八糟的洋人节,林涛的片子赶在那时候上映,秦明内心滴血的花钱包场还他人情。林涛知道后高兴坏了,秦明这穷酸花这么多钱可捏一把老鼻子汗。


林涛本要送出手的首映票想想又收回来,买了午夜场的约秦明看通宵。


俩人在电影院里抱着爆米花食不知味的嚼着。秦明看片子里涛涛露个膀子他就耳根子红。林涛简直连头都不敢抬,怎么越看越觉得自己演的是个辣鸡,最重要的是,秦明看着呢,这可臊大发了……


“烂片,咱别看了吧。”


“不行,不能浪费电影票!”


“你能不在乎那几十块钱吗?”


“不能,这是你的片子,拍了164天半。”


“这你都记得?”


“我还记得你特地去加强局部锻炼就为了一个剪影镜头。啧,效果真好。”


“那是,我再没用过替身。”


…………


“这辈子得替身就你一个。”


 


秦明一点儿也不爱吃爆米花,他唇上嘟了一个,用嘴递给林涛。林涛吃到了秦明味儿的爆米花。


 


 



————完————


 


 

评论
热度 ( 261 )
 

© 朵朵Elf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