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桃朵朵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与子成悦》第一章(微博同步)

想到小奶狗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心都被萌化了(∩ᵒ̴̶̷̤⌔ᵒ̴̶̷̤∩)

作者乌夜寒鸦:

  这个男人真瘦。
  顾成悦这样想到。
  顾家一介商贾,顾成悦是家中唯一的嫡长女,自小便受尽宠爱,顾成悦及笄这日,更是摆下流水席宴请宾客,是夜,顾成悦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后院,却被祖父祖母叫到了祠堂。
  “悦儿,你业以成年,需得接触族中产业,我们商量了一番,为你挑选了一个下人,你看看合不合你的心意。”
  选个下人也这么兴师动众?顾成悦心知事有蹊跷,便听祖父说“出来吧。”继而一个黑影伴随着风声掠过,顾成悦只觉眼前一花,一个身着黑衣的瘦削男子便垂头站在她的面前。
  竟还有这么瘦的男人。顾成悦叹道。
  这个男人生得并不矮,顾成悦算是女子中出挑的,他尤比她高出一头,就是太瘦了,看起来十分的单薄。不过这倒也是,若非这么瘦,怎么会有那般惊人的速度。
  “抬起头来。”顾成悦看着他低垂的头。
  男子在她的命令下抬起了头。这个人的相貌着实不像个下人,怪不得他方才要垂着头。垂头的时候,看着倒是低眉顺目的,这一抬起头来,便显得他如出鞘的利剑,先不说他英挺的面庞,只看他那挺拔的身姿,就自有一番傲骨。
  有意思。选下人就选下人,还选个这般姿色的。顾成悦偷瞄了自己的祖父祖母一眼,也不知道他们是个什么意思。
  一个这等姿容的下人跟在自己身边,怕是有些扎眼,光论相貌,便是大哥哥和二哥哥也不及他。就是着实瘦了些。顾成悦摇摇头,面前的人绷紧了身子,似乎怕她会说不要他一样。
  顾成悦抬起手,慢慢地摸过他的头发,停在他的面庞。
  好冷。现在不过是初秋,他的脸就是冰凉的。顾成悦看看他的衣服,许是穿得太少了。
  “你叫什么名字?”顾成悦检阅完毕,问道。
  “掠影。”
  顾成悦点点头,这个名字倒是很适合他。其快如风,其动如影。掠影。
  “以后,只准在我面前低头。”顾成悦凑近了他,轻轻的说。
  “是,主人。”
  顾老爷似乎也才发现这个下人生得是好看了些,尴尬地咳了一声将顾成悦拉到一旁。
  “爷爷可没有那个意思啊。这是爷爷在黑市买来给你防身用的死士,他们训练严苛,寿命都不长久,故而那个价钱嘛也是——”顾老爷呵呵一笑,从顾老夫人手里接过一个小巧的匣子,“这里头装的便是为他们续命的丹药。”
  顾成悦打开匣子看了一眼,里面装着一块令牌和一个墨绿色的锦囊。
  “这块令牌便是买药的通行证。”顾老爷指着令牌说。
  顾成悦点点头关上匣子。她以为顾老爷莫名其妙地送了个死士给她,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要交代,但当晚顾老爷却什么都没有说。
  许是还没有到时候。
  顾成悦吩咐下人端些饭菜来,便心安理得地带着掠影回房。祖父都说了他很贵的,那么在不到时候的现在,她得把人给养好了。
  “坐。”顾成悦在桌边坐下,指着自己旁边的位置对掠影说。
  死士并不懂得什么礼数,只知道听从命令,顾成悦叫他坐,他便坐了下来。
  顾成悦把从顾老爷那里拿到的匣子放在桌子上,取出了那块令牌。令牌看起来倒没有什么特别的,她看不出什么门道,顺手将令牌塞进了挂在腰间的荷包里,又拿起了匣子里的锦囊,打开看了一眼。
  “这丹药,你们都是什么时候吃?”顾成悦把玩着手里的锦囊问道。
  掠影似乎愣了一下。
  什么时候吃?他并未想过这个问题,也没有人说过,只知道抢到了就要吃。
  “有的时候。”他肯定地说。
  顾成悦蹙眉。这算是什么回答?她又斟酌了一下用词,“你是说,随时?拿到了就吃?”
  掠影看着她手里的锦囊点点头,顾成悦发现,当他看着锦囊的时候,眼里有着一种像小狗看到骨头时发出的光芒与渴望。
  她晃了晃手里的锦囊喃喃道,“那这可吃不了几天。”
  “够吃很久了。”掠影反驳道,依然看着锦囊。
  顾成悦觉得他此时的样子令人发笑,又晃了晃锦囊,好笑地看着他渴望的样子,将锦囊扔给了他,他的动作实在是快,她还没看清,锦囊便已在他手中。也是,以她那点儿渣渣功夫,若能看清死士的动作,怕是要质问祖父是不是买了个残次品给她了。
  掠影拿着锦囊还有些呆愣,顾成悦好心情地说:“拿着吧,只要你保护好我,今后这个药管够。”不是她夸下海口,顾家可不是普通的商贾,虽然她今日才及笄,但她早就偷偷看过被祖父藏起来的账册,他们家的产业之多,称得上是富可敌国了,所以对于祖父给她买了个死士这件事,她虽然感到意外,但也觉得在情理之中,毕竟她父母双亡,是家中唯一的子嗣,若是她有个什么意外,顾家岂不是就完了?
  说话的功夫,下人已经端着饭菜进来了,顾成悦命人摆饭,还不待她端起碗,旁边的掠影已经拿起筷子飞快地在每一盘菜中夹了一筷子菜塞进自己嘴里咽了下去,过了几息,他放下筷子肯定地说:“无毒。”
  顾成悦虽没有养过死士,但也有所耳闻,死士无条件护卫主人,衣食住行无时无刻伴随主人身侧,例如这吃饭,便要先为主人试毒。
  “这深宅大院,怕是也没人给我下毒吧。”顾成悦嘟囔道,但也没有拒绝他。她虽然不觉得自己的身边危险到需要有人为她试毒的份儿上,但是死士有自己的规矩,她并不想去打破。
  “一起吃吧。”顾成悦拿筷子点点面前的菜,掠影速度再一次体现了出来,三两下就把饭菜吃得差不多了。顾成悦悻悻地放下筷子,看来真是她多虑了,还以为他会像其他下人一样有所顾虑,结果人家听话得很,叫坐就坐,叫吃就吃,还好她也不是真的饿。
  顾成悦叫人来收拾,一边准备洗洗就寝,一边对掠影说:“时候不早了,我叫人把我旁边那间厢房收拾出来给你住。”家中下人自是有下人的院子,但死士毕竟不同于其他下人,顾成悦考虑了一番,决定就让他挨着自己住。
  “我就睡这儿。”掠影此话一出,进进出出的下人都惊讶地看着他。
  不得了了!新来的下人要睡在小姐的屋子里,这么胆大包天,难道是老爷给小姐的及笄礼物?可这大小姐可是许了婚的,婚前就干这种事,要是被那位韩二公子知道了,也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来——下人们都下意识地放慢了脚步,想要听听事情的发展。
  顾成悦哭笑不得,挥退了他们,穿着里衣坐在床边看着掠影。
  “这里是顾府,没有那么危险,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叫你,你就住在我旁边的屋子,睡醒了再过来。”她带着命令的语气说,终究还是叫人把他带了出去。
  顾成悦躺在床上,将今日的事情回想了一遍。
  死士,她便是承袭祖业,也不过是一介商贾,即家业大了些,也不过是多养些护卫,先前那些账簿她只是匆匆一瞥,无法确定里面是否有什么会给她带来危险的产业,但能让祖父不惜花重金买回一个死士,她要面临的可不是什么简单的事。
  端看掠影那极快的速度,拿去对付山贼都是大材小用了,她一个未婚的姑娘家,又有婚约在身,跟一个下人同进同出,难免会惹来闲话,这些祖父祖母不可能没有想到。
  这代表以后会有人想要杀她,而她也要去杀人吗?


评论
热度 ( 18 )
  1. 夭桃朵朵作者乌夜寒鸦 转载了此文字
    想到小奶狗那双湿漉漉的眼睛,心都被萌化了(∩ᵒ̴̶̷̤⌔ᵒ̴̶̷̤∩)
 

© 夭桃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