夭桃朵朵

就喜欢你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

【独家联文/凛逸】香雾重BY放飞自我喵喵喵(皇家飞车4号试阅)

坛子新文推送~୧(๑•̀ㅁ•́๑)૭✧

南羽都论坛:

雪凛X风天逸




被按倒在御座之上时风天逸并不意外,在散朝之后雪凛又领着他回了紫宸殿时,他便已经预料到了。只是这殿内尚有左右随侍、宫娥、甚至黑羽卫也隐在梁上,雪凛就如此急切未免有些无状了,为此风天逸还是低斥了一声:“放肆!”

清朗的声音已经脱去了昔日的稚气,只是虚浮的气息叫这一声失了大半的力度,加之风天逸本就没有什么斥责他的意思,听在雪凛耳里自然是缠绵轻嗔、旖旎非常,离别之情一时间也减了几分。

但一想起昨日风刃在他府上讲了一堆大道理让他自请出战击退边境来犯的浩瀚海鲛人,雪凛就忍不住要挑衅一下风刃,好叫他知晓天逸对自己是何等纵容——于公雪凛自知这次唯有他出征方可,但于私,纵然风刃总是一副温文儒雅克己复礼的模样,雪大将军以己推人,心里笃定这是摄政王明目张胆地在独占羽皇陛下。

满腹不正经的雪大人当即挥退殿内所有人,两手撑在御座的扶手上将羽皇牢牢禁锢在其间无处可逃,俯下身子慢慢逼近了那张仰起的昳丽容颜,露出个跋扈里透着几分淫邪的笑容来:“陛下,任谁都知道您不过是摄政王关在笼里的金丝雀,跟微臣逞什么陛下的威风呢?”

那双澄如秋水的眼眸尚不明所以地眨了眨,透出几分可爱的疑惑,雪凛心中低笑却不直接同他分说,只把那觊觎羽皇容色的奸臣模样做了个十足十:“我早就想一亲陛下芳泽,今日好不容易将摄政王骗出宫去,陛下还是乖乖从了我罢。”说着他又极轻浮地撩起一缕风天逸垂散的长发,凑在鼻尖轻嗅了一番:“香、真香,不知是熏的香?还是陛下的……体香?”

雪凛这番作态下来,风天逸自然明白他又在玩什么花样,虽说这和来紫宸殿荒唐一样让他跃跃欲试,但雪凛这轻薄的模样让羽皇忍不住伸手去打开那捏着他发丝的手:“雪大人自重!”

啪的一声轻响雪大人顺势松了发丝转握住细瘦的皓腕用力一扯,猝不及防下风天逸歪倒入他怀中,又顺势一腿挤入羽皇双腿间,把那朝服的下摆紧紧压住让他动弹不得。志得意满的“奸臣”凑到小皇帝耳边,炽热的吐息连同湿软的舌头在秀气的耳廓上游走着:“既然陛下敬酒不吃偏要吃罚酒,那微臣就在这羽皇御座上要、了、您。”

放肆的舌头舔过耳廓每一寸,甚至淫猥地钻进耳孔转了一圈,清晰得过分的啧啧水声和酥麻痒意让风天逸挣扎着想往一旁躲一躲,可在牢牢按住他的大掌下,这挣扎不过是将颀秀的颈项也送给雪凛亵玩。炽热的湿意一路蛇形在颈项间敏感之处,风天逸忍着呻吟责问道:“雪凛,你这大将军会的就是这些下流手段吗!”


“才不过这样陛下便生气了?微臣还有更多下流的手段没使出来呢,比如这般……”雪凛埋首在他颈侧,啜咬着柔滑细腻的肌肤,一手挑开那微微敞露胸膛的衣襟滑入其中大肆抚摸。


听闻羽皇被逼出甜软的呻吟声,雪大将军低笑道:“看来我这下流手段,弄得陛下很是舒服啊。”被情欲弄得水润的眼眸瞪了过来,虚浮的呵责带着腻人的喘吁:“禽兽、无耻!”被养在深宫的年少羽皇对于唾骂所知翻来覆去不过寥寥,就算强令自己摆出些羽皇的威严,也不过是火上添油,让铁了心要强占他的逆臣兴致愈加高涨。

雪凛把那不痛不痒的斥责权当助兴,甚至顺着风天逸的话直言调笑自己还能更禽兽、更无耻、更放肆、更下流,在小皇帝的推拒挣扎里直接把他朝服扯得衣襟大开,半褪下肩头,宽大的袖袍在双臂上缠了数圈,又于背后左右打了个活结,彰显羽皇威严的罗绮霎时成了反剪住他的枷锁,风天逸的挣扎都变得绵软无力,好似离了水的白鱼、折了翅的仙鹤。




感谢驻站作者放飞自我喵喵喵

评论
热度 ( 16 )
  1. 夭桃朵朵南羽都论坛 转载了此文字
    坛子新文推送~୧(๑•̀ㅁ•́๑)૭✧
 

© 夭桃朵朵 | Powered by LOFTER